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文思创新CEO陈淑宁解密2000万美元融资故事
  • 发布时间:2020-01-13
  • www.live-itv247.com
  • 7月26日上午10: 30,文斯创新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陈淑宁和联想投资公司高级投资经理王建青访问新浪白银时报,谈论软件外包。在文斯获得联想投资、红杉资本和DCM的联合投资后,王建青也将披露文斯投资背后的故事。以下是聊天的全文:

    主持人:大家早上好!今天,白银时代邀请的嘉宾是文斯创新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淑宁先生和联想投资有限公司高级投资经理王建青女士,请先向网友问好。

    陈淑宁:大家好!

    王建青:大家好!

    主持人:文斯的创新主要是成为一家外包软件公司。事实上,国内软件的发展不能说太好。我不知道为什么陈一开始选择成为一家软件公司。

    陈淑宁:我认为新浪是问这个问题的最佳选择。当时中国的软件开发不是很好,最明显的特点是软件公司相对较小。因此,事实上,新浪最早的创始人王志东也曾是一家软件公司,后来转投互联网。文斯也是。我想在发展的过程中,我想找到一种方法让这个行业运转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我选择了软件外包行业。

    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也有技术背景。原来我也是一个视窗中文插件。王力可志东,我当时没有商业意识。如果我有商业意识,我可能比他做得快。当时,我正在参与一个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项目,所以我有幸看到了操作系统代码。同时,让我知道投资软件产品和做程序有很大的不同。软件不仅包含代码,还包含多年的知识积累。此外,要将知识积累转化为人人都能使用的共同积累,需要巨额投资。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一个产品可以通过雇佣几个人以数千美元的价格生产出来。

    此外,开发软件需要良好的管理和人才,我认为中国十年前还没有完成,现在还不敢说处于开发阶段。因此,十年前,即使我使用了这些技术,我也知道我无法将其制成产品。反过来,我想知道如何制造一个软件产品或者如何使一个软件企业变得更大更强。我想至少在我刚才提到的四个方面应该有所积累。

    事实上,现在已经有很好的了。像一些印度公司一样,十年前它们可能是大约1.2亿家公司。他们也开始以微软和微软这样的客户为基础。现在他们可以在非常强大的规模上竞争。昨晚我还听到一则新闻报道说,电信服务在数量上超过了微软。公司绝对不是软件外包公司。文斯也是如此。文斯现在仍然是一家软件公司。十年后,情况可能会不同。它可能会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我们的团队都是这个行业的顶级从业者。我们也很基础,但我们现在做的是服务业。

    主持人:我想问王小姐,你一开始有没有看到文斯的发展前景,并相信在你投资文斯之前,它会发展成为一个非常大的企业?你当初为什么投资文斯?

    王建青:你的问题很好。我认为这有两个方面。从联想的投资中,我们觉得我们在选择项目时有两个基本原则。一是把事情放在第一位,即先看问题,企业的行业和业务是否有良好的前景,企业的业务是否有良好的增长。人类很重要,也就是说,看着这个团队。从商业角度来看,比如陈先生刚才提到的国际上最大的外包公司,以我国的软件公司为例,我们与其他人最大的差距是几十倍或几百倍。从这个角度来看,整个行业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行业。事实上,我们已经跟踪文斯很久了。外包行业应该说,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来看,联想投资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公司成立于2001年,我们就开始关注这个行业。我们想在2002年初投资中科软件。也许每个人都知道这个软件已经在香港上市了。我们真正的投资决策是在2003年底做出的。该公司于2004年年中在香港上市。当时,当我们进入软件外包行业时,我们开始扫描整个行业,然后我们觉得有更多的机会,于是我们又找到了文斯(Vince)。

    文斯,在看人的时候,我们认为首席执行官首先是陈总。当我们看陈总的时候,我们看到陈总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这可以从他自己的创业经历,不断寻找企业的方向,以及企业内部的调整中看出。他还有很好的创业精神,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成就动机。所以在这两点下,他有一个非常开放的思想,所以他组建了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团队,在我们看来这就是外包行业。对于他的团队,我们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他是当地经验、国际视野和国际经验的最佳结合。此外,他们合作得很好,有开放的文化。这对未来的发展也将有很大的促进和力量。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主持人:陈先生,既然投资和融资是双向的,你是如何选择联想进行投资的?

    王建青:事实上,现在我们应该说我们的投资回报率已经是9倍了。

    陈淑宁:从软件外包公司的投资价值来看,我们可能不理解。神州数码是一家大公司。中国电信只有两层楼,但是中国电信的市场价值超过了数字中国。因此,我们也确认了与中国电信在这方面的关系,并选择了投资者。此外,联想的投资不同于外国风投。国外风险投资有两种。一是做一些市场调查。这是一种。还有一种。我们见面的时候会讨论的。

    联想的投资不同。我们从2001年开始联系。当时,我有两家公司,其中一家从事高端业务。事实上,当时,我真的很想联想在那方面投资。这有点像网络概念。那一个主要用于B2B,制作在线商店,做许多可以自动生成的与互联网相关的事情。相当不错。我想他们会投票赞成,而不是投票,然后等我们。

    主持人:公司现在在哪里?

    陈淑宁:那家公司关门了。我现在想起2003年,那时。COM也有大量的海归跟着我们,因为我做的操作系统,自然情绪技术要求较高,有自然冲动,但他们没有投票。后来,在2004年,我们醒了,却做不到。我们仍然外包。当我清楚地思考这个问题时,只有200多人。2004年,当我们有大约400人时,我们抛弃了公司团队。

    我记得他们的老板打电话给我,说我听说你创办了这家公司。我说一开始还没完成。八月份我又打电话来说它是否准备好了。事实上,当时新公司第一个月的报告还没有出来。他们认为这很快,一是观察我们队很长时间,二是投票。COM已经尝到了好处,中国新闻的首席执行官已经在这里做了两次演讲,所以我认为他们是不同的。

    所以当我选择投资者的时候,我一开始说我仍然会选择国外,因为我的市场在国外,我希望主要是外资也能进来。因此,我想他们还是仔细观察了这么多年,所以我们也放心,像购物一样,风险投资就是这样,他投资一家公司,我们真的需要风险投资来帮助我们,因为风险投资投资了十家公司,其中三家是成功的,七家是被抛弃的,所以我们也不想被抛弃。我想既然他们这么关注我,我一定会优先考虑这个。包括后来成为最新的公司,我认为联想投资也非常积极地帮助我们。王建青:是的,应该说是相互的感情。

    主持人:事实上,联想一开始并没有投资高端业务。联想的投资愿景似乎仍然非常准确。

    陈淑宁:那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我告诉我现在的员工,我花了7年时间才解决这个问题。那时我看到比尔盖茨赚钱的所有技能。光标在屏幕上的移动非常复杂。当时,是8086操作系统。当时,测量系统就像掌上电脑操作系统,所以一切都可以在移动硬盘上完成,所以一切都可以在大约3到4个月内完成。然而,国际商用机器公司投资了1000亿美元,最终未能通过这一产品。后来我明白了。后来,尽管我转向外包,但我的心从未停止跳动,我几次回到这条路上。最后,我不仅选择了外包我的团队,还选择了我们中国人做得最多的外包部分。最受欢迎的部分是什么,也就是说,你能卖给别人什么?

    主持人:这是你的核心竞争力。

    陈淑宁:我的核心竞争力和新浪的核心竞争力一样。我们卖服务,你不卖技术。它和我们一样。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我说得很清楚,但我的最终目标是促进软件产业的发展,那么文斯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一旦我积累了财富、知识、经验和人才,我会做什么,有一家调查公司做了一份报告,未来的软件公司会是谁?只有惠普和小发猫文斯实际上在寻找他们在价值链中的位置。

    主持人:我刚刚听陈先生谈了很多这个行业。你似乎很欣赏印度公司。你认为印度是我们的模式吗,不管是外包还是整个软件?

    陈淑宁:我认为印度在精神上是我们的榜样,但在企业发展方面他不是我们的榜样。为什么?因为他现在和我们不在同一个层次,你从古人那里学到的是精神,因为他现在完全在另一个层次,所以他现在在一些公司的很高层次,你不能称他为软件外包公司,所以我们应该看看竞争的例子,我们应该看看巴西、以色列和俄罗斯,这些公司和我们在同一个阶段,特别是爱尔兰,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爱尔兰,这是昨天中关村发展软件外包的研究报告。我听到的报道之一是爱尔兰。爱尔兰是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这在中国还是第一次有了软件本地化的业务。文斯首先做了软件本地化,所以我们可以把它简化成翻译。因为爱尔兰地理位置非常好,实际上应该是欧洲腹地和美国东部的交汇点,所以他建造了这座桥,所以他是这样的。他以此为基石,用100多亿美元打造了爱尔兰的软件外包。中国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中国似乎只有9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

    我们喜欢和印度比较,因为我们喜欢做数据。我们的数据是9亿美元。其他官方统计数据可能不止这些。考虑到其他不相关的数字,我认为中关村报告中提到的9亿美元可能是一个更客观的数字。我们视爱尔兰为我们的榜样,或者回到这个话题上来。我们知道可以卖给外国人什么。我们知道我们能卖什么。我们说我们的火箭和卫星可以和美国的相比。但是你说我们还能卖给美国什么。我们可以仔细考虑一下。

    主持人:现在,具体来说,或者个人来说,你认为国家需要弄清楚你能做什么。具体来说,你说你应该卖的是服务。你应该如何做这样的服务还是哪一个?

    陈淑宁:我们将服务分为四个级别。一是我们提供高端服务。这种高端服务不同于高端服务。为什么是高端的?我需要有驱动力来推动以后的事业。第二个业务是软件开发。事实上,文斯在美国有一家非常顶尖的软件公司。他的软件公司都是为银行的关键部门服务的,给他10种产品,但我没有设计这种产品。第二个是软件测试,第三个是业务流程外包,所以我们是一个三角业务结构。

    顶级企业的特点是扩展性差,因为很难找到所需的人才并对他们进行培训。他们经常在训练后逃跑。我见过很多公司,在一定程度上,会有很多企业家,不仅离开,还会和你竞争。业务量也很小。梅玲给我的分析报告让我特别放心。他也被分为四个级别。上层的市场容量很小,增长率很低。

    业务越往下,扩展能力就越强。但是最上面的还有另一个优势,单价很高。我们过去做高端工作。我们在第一个项目中签了160多万英镑。一些回返者晚上睡不着觉,第一年收入160万英镑,第二年收入100万英镑,第三年收入20万英镑。

    低端的优势是容易扩展,人才培养好,业务量大。现在数据处理中心一建成就有成千上万的人。微软的测试大多是1: 1,许多部门是1: 3和1: 2,这个项目很容易剥离和外包。然而,我们仍然是一个企业。小发猫和微软不同,因为我们在金融业。我们在上海有一家跨国银行,因为保密条例不能说这家银行是哪家银行,但它肯定是世界三大银行。在他设计产品后,我们将开发和测试它们。我们负责四个国家,希腊、日本、德国和瑞士。这样,我必须了解这个行业。我最初制造产品是为了实现我的个人理想。现在我再次这样做是为了推动这项业务,因为这样我可以和其他人谈论许多业务和业务的层次。我可以谈谈他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信息官。只有这样,我才能建立起我的整个商业链,亏本赚钱。如果餐馆只卖鲍鱼,问题很大,很容易赔钱。这是一个有机的商业结构。

    就像许多餐馆送半公斤明对虾来吸引顾客一样,明对虾不赚钱,但其他人赚钱。我看到一些企业调查是100%,反映出我的企业可能是150%,中间可能是8%到10%,第三个层次是10%到12%。

    主持人:与您刚才提到的除印度之外的巴西和爱尔兰相比,您认为我们与新外包国家相比有哪些优势?

    陈淑宁:我们的优势仍然显而易见。首先,西方人和东方人之间仍有差距。对他们来说,来到这么大的市场简直是一举两得,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第二,中国的人力资源非常丰富,每年有数千万人毕业,但这些人才要跟上国际标准是一个大问题。一是学科整合,我认为速度很快,而数字整合相对较慢,仍然需要一点时间。第三,包括外包合同或竞争对手,他们都希望通过中国的桥梁进一步渗透市场,这是他们一个接一个做的事情。另一点是,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总体上仍然是有利的,但这种优势在北京正逐渐丧失。如此大的市场仍能保证一定的优势。

    另一点是,中国的政治稳定仍然非常重要。事实上,第一波高潮始于2003年的中国。第一波高潮发生在印度。印度是在非常困难的时期发展起来的。当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印度工业起飞的同时进行原子弹试验时,地缘政治问题就出现了。因此,中国有地缘政治优势。与其前身相比,这并不意味着与其竞争对手相比,每个人都不想孤注一掷。我们现在找到了许多顾客。我认为现在的一个大问题是目前的人才符合国际标准,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当然,这个行业还有另一个认识,因为我花了七年时间才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我不能要求别人在一年内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希望逐年提高。我非常有信心,我们将在三年内达到1万亿。现在其他人非常相信我。你为什么想回到高端市场一段时间?一方面,你的理想没有完全改变。在印度,当软件外包开始流行时,那是因为很多人都能做到。我们不能。人们可以写JAVA。你不能。直到1999年,每年春节前让一半的员工回家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现在我说,终身信用卡已经消失好几次了。现在雇主需要写推荐信。以前没有这样的事情。因此,我认为政府没有足够重视工业企业和社会的身份,包括政府。现在政府已经注意到了。

    我刚从Xi Xi安回来,安市长变了。在Xi安市长办公室的第一天,我们公司成立了。市长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受到高度重视。南京对此更加重视。只要您或您的相关客户来了,我们就会收到。商务部最近设立了一个名为服务和外贸司的部门。昨天中关村是一个非常小的活动。我想他去过那里。据说这个部门的负责人仍然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所以他现在开始重视这个行业了。这对我们来说仍然是一个可喜的变化,风投对此也非常关注。

    主持人:联想的投资一开始很好,你也应该对这个行业保持乐观。当然,这和文斯没什么关系。你仍然关注其他外包公司还是投资这些公司?

    王建青:陈刚才说外包是一个大概念,软件外包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事实上我们对整体外包非常乐观,整个行业还有非常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例如,我们面前的中国新闻仍然是现在的文斯。他们的客户完全不同,一个是日本,另一个是欧洲和美国。因此,在未来,可能会有软件外包,其他外包,以及不同的客户,所以他们之间没有竞争。但是,整个企业的增长机会仍然很大,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一点。

    主持人:融资,对吧?

    陈淑宁:都融化了。

    王建青:红杉基金、DCM和联想投资。

    主持人:我想问你关于你对企业的估价。从企业的角度,包括风险投资的角度,你会有不同的判断吗?

    陈淑宁:我想这肯定会不同。每次谈判持续几个月,但有争议的实际上是价值。我们如何看待价值?因为这家公司需要先发展,我现在的年增长率是80%到100%,这对这样一个传统行业来说并不容易。他的利润不足以弥补发展,所以融资是不可避免的。

    价值就像市场上的股票。它会波动。有人开玩笑说,我的一个同学在资本运营公司工作,在中国是一家投资银行。在聚会上,许多人问他是否应该买这只股票和那只股票。他也是一家投资银行。他说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最低点买入最高点,然后卖出。最后,人们骂了他,并利用你说出来。说我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低点,什么时候是最高点,他说我也不知道。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他甚至不知道最高点在哪里,最低点在哪里。因此,这个企业的价值无法准确估计,所以它是一个折衷的结构。我们最关心的是几年后的价值,我们关心的是投资者的价值。如此优秀的投资者自然会更便宜,我们也会做出一些让步

    王建青:事实上,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仍然密切关注企业的基本面。也就是说,一方面,我们在谈论资本市场。我们现在不能谈论的是资本市场。但是,总的来说,一个好的企业仍然会有持续的增长,并且会在资本市场上有很好的表现。我们谈论的是企业的内部方面,包括团队、人员、机制、文化和他们的业务实力。

    陈淑宁:因此,今天对投资者感兴趣的人可能会谈论企业的价值。事实上,风险投资作为一个企业,基本上已经经历了很多经验和分析。公司发展是绝对有可能的,但是如果不能谈论价值也是很遗憾的。我刚才说,低点和高点是绝对不可能找到的,即使它们是我们自己制造的。在这方面,如果我们不能达成共识,那是很遗憾的。包括王先生刚才说的,我们都有一定的想法。我认为包括这一点,我们对这个企业的发展更加乐观。例如,当联想投资时,我们很小。当时,我们的营业额没有中国电信的利润高,所以如果你当时只看价值太多,你可能会错过它。像我这样的这一轮投资的价格可能比以前更好,这与我们的增长有关,所以我们的价格当然会更好,投资者也会更挑剔。

    我们过去关注海外。以这个价格,我想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地点。在第一轮,我们没有花太多时间,说我不得不找几家风投公司讨论这个价格。我没有这样做,他们做了很多事情,他们也会有所帮助,我们也知道我们在这个阶段需要什么。

    主持人:一开始,你可能需要做出一些妥协。我想问文斯你刚才提到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包括你提到的业务,也就是说,整个公司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像你刚才说外包的印度这样的公司有没有可能逐渐成为他们自己的产品?这是你的目标吗?

    陈淑宁:我认为这是一样的,这是我们的目标之一。事实上,我们的根源仍然是软件外包。我有产品和提高竞争力的技术。虽然结果相同,但目标不同。我的目标是反映价值,但我必须注意外包。我有产品,但对于我在这方面的服务,这种服务更有效。文斯已经开始做这样的工作了。我们已经为银行提供了一些方案来推动我们的业务通过这一点。

    主持人:应该说文斯近年来发展相对较快。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会有一些问题吗,也就是说,你遇到了一些困难,是吗?

    陈淑宁:过多谈论困难(笑声)。我从风险投资开始。文斯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如何看待国外市场。我们有多少机会在国外会见印度公司?我们从最新的项目中吸取了经验,所以文斯需要更多的国际化。我们肯定在寻找国外有影响力的风投。事实上,我们认为一开始赚点钱就足够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尤其是陈总的积极推荐。我们一定有外国的。他们必须继续帮我找到他们,因为文斯的真正国际化对成功非常重要。这次我们也很自豪能找到红杉,因为这是红杉在中国的唯一投资。

    主持人:看来我也在网上投了一些票。

    陈淑宁:那是中国的。中国已经投资了大约十几个。今年3月,当我去红杉资本发表演讲时,我是第一个发表演讲的中国公司,因为我们希望他把我们带到更高的客户层次。当时,有20家公司被选中带我们去BD。我认为这是我们想要真正国际化的第一个问题。我们将回顾过去的行业,发现当我们在1995年这样做时,没有人愿意这样做,因为我们开始进行软件测试本地化,而本地化被其他人认为是令人满意的。我们在1999年或2001年被迪士尼击败,因为我们的报价很高,因为我们的本地化价格应该是最高翻译价格的10倍或78倍。这就是为什么你付出这么高的代价。那不是翻译,我说,最后,没有一个网站在运行,也没有一个网站能去任何地方,也就是说,翻译被彻底摧毁了。我说过,你知道,我们有工具来保护它。为什么你有时看着程序翻转过来的东西却不喜欢它?因为有些事情是无法逆转的,包括许多许多核心的事情,没有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本地化是我们公司最赚钱的业务之一。当时,员工们不明白,所以他们不积极。

    我们需要在第一阶段做高端业务。我们需要把它减少到JAVA,这样每个人都会满意。这是文斯遇到的第一个大问题,即如何在这个行业生存。我记得我在2003年编译了最后一个程序,但最后没有编译。如果你独自去一个关键的职位,你必须自己工作,所以我认为这是文斯成长过程中最大的困难之一。

    这背后最大的困难是文斯的体制困难。中国的软件公司很小,这是众所周知的一个特点。小有另一个特点。为什么它很小?我一定赚了一些钱,我不愿意在赚钱后投资发展。对我来说最困难的事情是在2004年,那年年底我第一次借了1200万元。根本没有钱,员工也不知道。在我们的历史上,我们总共面临过四次拖欠公司工资的情况。这家公司经营得很好,但是没有现金和薪水。我非常钦佩湖南的那些公司。他们不付工资。那些人仍然留在那里等待工作。我认为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就制度而言,每个人都赚钱,不想发展。我认为打破这个体系是可能的。

    第三,发展资金的问题,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困难。我已经谈了很多前面的困难,而且我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下一步是如何国际化。

    主持人:刚才陈先生也谈到国际化,包括必须从国外进口的资本。事实上,红杉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国际资本。你认为风险资本投资,包括联想投资,会给文斯带来什么?

    陈淑宁:我认为我们的风险投资比率非常好,因为我们和风险投资之间有沟通,包括联想投资。他们帮助我们进行管理,并找到新的投资目标,包括王先生仍将投资的领域,这些领域对我来说可能更好、更容易谈论。像红杉资本和DCM一样,DCM现在也帮助我们引进了许多国际客户。

    还有一个将进一步促进我们系统的优化。这实际上是最基本和最重要的事情。现在我有了一个理想,不管文斯何时上市,它都是一家上市公司,一家非常透明的公司,一家非常有活力的公司。

    主持人:互联网现在也相对热了。事实上,你刚才提到文斯将来可能会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你认为有什么可能性?或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陈淑宁:我想是的,因为我也有技术背景。我一点一点做生意。我的概念是整个经济。我们说的更大,不一定正确。事实上,10到20多年来没有革命性的创新。不像以前,电灯和飞机没有变化。我认为这个时代已经是知识时代,而不是创新经济时代。我想有些人可能不喜欢它,说这看起来像是堕落,所以我想现在的服务在未来会显示出越来越多的价值。现在,事实上,我认为是现有的创新安排和组合。我想为什么不把文斯安排到另一个层次呢?没人能想到它。我相信王志东不会想到一家技术公司如何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没有太多。事实上,作为一名实践者并不一定局限于名词。我认为每个人仍然处于更广泛的意义上。革命阶段于30年前完成。知识经济时代已经过去。不是每个人都在互联网技术领域。现在我不知道,我偶尔会阅读评论,外包2.0这个高潮和低谷周期比以前短,所以我认为更加注重基于互联网的服务更重要。也许在我积累了很多以后,我能在网上提供一个好的服务。我将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并不是说我只能成为一家拥有互联网技术的互联网公司。

    host:也就是说,在未来,服务可能比技术更重要。

    陈淑宁:是的,就像你有一个白银时代专栏一样,不看白银时代,你将来可能无法筹集资金。这项技术与1.0和2.0有关,但它不是革命性的。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的鼓励。由于时间限制,这次聊天可能已经结束。我希望文斯公司,包括联想投资,能在合作中取得更大进展。

    陈淑宁:谢谢!

    王建青:谢谢!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贡嘎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live-itv247.com 技术支持:贡嘎门户网 | 网站地图